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
戏如人生 何必当真
你永远都不会清楚我的活动范围
又,我在等一个叫阿瑞斯的笨蛋

我有了家却没了你【BE】

前言:
和前面《地震》是一组
十分抱歉,身体不舒服,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而且不大擅长BE。文字渣,污染tag了,见谅。
好像OCC了……





2。当其中一人得到另一个已经死去的消息
不知不觉,已是复国的第二年。阿德里的一切,也已渐入正轨。伽罗心口的伤疤随着时间,慢慢地愈合。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会深陷莫名其妙的梦境。
梦里总是交织着红与黑,让人不安。漫天血色拢成牢笼,封锁了一切出路。污浊的血液如失去了引力的束缚,晃晃悠悠的血泊凝成诡异的一团。透过半透明的血泡,隐隐约约一团蜷缩的阴影,无助地浮浮沉沉。
那是什么呢?
伽罗不清楚,但心口总有种沉重的感觉。像沉入无尽的深渊,拼命挣扎却逃脱不了海水对胸口慢慢的加压。肺泡被挤压变形,绝望的细碎气泡带着逃离的希望离开。就像…要死了一样。
很苦恼。
-

为什么……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
阿卡斯的眼神……
躲躲闪闪……
你在隐瞒什么,吗……
我确定……
你知道些什么……

-
---------分割---------
-
望着眼前人一脸淡漠,幽幽蓝眸的深处,却是无穷无尽的迷茫,让人怜惜。
阿卡斯酒色的眼眸渐渐罩上阴翳,不复往日的神采。放在桌底的拳头悄悄攥紧,又颓然松掉。散乱的刘海在脸上遮下一片阴影,让伽罗无法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些什么。
深吸一口气,阿卡斯终于开了口。“你说,你想要回你的记忆……”
“是。”
“当初,是你亲口央求我封锁你过去的一些事情。”突然抬头,红酒般盎惑人心的眸子里渐渐浮现诡异的花纹。“你要反悔吗……”
伽罗慢慢搅动手中的咖啡,盯着升腾的雾气出神。
“你虽然忘了一些事。”阿卡斯掐住伽罗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红的几乎要滴血的瞳孔。“但我可以以阿德里副将的身份保证,你做每一件事前都会考虑不下三次。既然过去的你选择遗忘,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而现在,你想违背过去自己的意愿……伽罗上将。”阿卡斯鲜少这么称呼他。“你,确定吗?”
大概是见惯了副将平日的吊儿郎当,面对这样带着如此强烈的压迫感的阿卡斯,伽罗一时有些恍惚。
他并非没有想过。
但他已经快被梦境逼疯了。
过去的自己想要逃避,现在的自己却偏要自揭伤疤。
“我确定。”
一时,眼前男人的坚定神色与他选择遗忘时的轮廓相重合。这下轮到阿卡斯恍惚了。
“你,可别后悔。”
对上血眸,失重感自脚底蔓延开来,神经被抽离一般的撕裂感在全身迅速游走。微张着嘴,却什么也喊不出来。眼前一黑,伽罗便失去了知觉。
阿卡斯猛地捂住了眼睛,身子一软,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我没有阻止他恢复记忆……”低低的喃喃自语,沙哑的声音听的那人心里一阵刺痛。“我对不起嫂子……”
用力地将阿卡斯抱紧,腾出一只手轻轻阖上伽罗无神的双眼,细不可闻地叹口气。 “什么事,都不能逃避一辈子。”
“该来的,总会来的。”
-
---------分割---------
-
这……
眼前一张张画面迅速闪过,关于他的一切,以接近爆炸的速度在头脑里膨胀。
第一次见面。
从敌人到搭档。
第一次并肩作战。
他腰侧那个深深的伤口,是替自己挡下死角处飞来的暗器。
第一次拥抱。
在天台上的默默流泪不小心映入他暗红的眼睛。
第一次同床共眠。
他温热的呼吸浅浅地洒在了身上,那是过去从来不敢奢求的安宁与美好。
第一次接吻。
别捂脸了,已经看到你泛红的耳朵了。
以及第一次……
太多的温情画面一时让伽罗失了神。他几乎不敢想象,那个笑的一脸宠溺的男人是自己。与此同时,那些遗失的情感也在慢慢找回。
那个黑发男孩……
噩梦中那团黑影突然清晰,赫然是他的模样。
为什么,你那双漂亮的眼睛紧紧闭着呢?为什么,你的手无力地垂着呢?为什么,你的嘴唇嫣红得诡异呢?为什么,为什么,你身上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呢……
小家伙,小心。
-
---------分割---------
-
!猛然起身,却发现已经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跌跌撞撞地跑到客厅,却看到阿卡斯有气无力地歪在一旁。
听到声响,酒红发色的脑袋吃力地抬起,却没有正对着伽罗。那双好像能把人魂魄勾出的血眸,已变成了聊无生气的烟灰色。“伽……罗?”
“小心在哪?”
“死了。”身后传来一声阴郁的回答。猫耳因为情绪的激烈而微微颤抖。
“阿德里复国前一天,为保全阿德里种子……牺牲。”
轰!
大脑一片空白,无边无际。
这比深陷黑暗还绝望。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