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
戏如人生 何必当真
你永远都不会清楚我的活动范围
又,我在等一个叫阿瑞斯的笨蛋

我有了家却没了你【BE】

前言:
和前面《地震》是一组
十分抱歉,身体不舒服,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而且不大擅长BE。文字渣,污染tag了,见谅。
好像OCC了……

2。当其中一人得到另一个已经死去的消息
不知不觉,已是复国的第二年。阿德里的一切,也已渐入正轨。伽罗心口的伤疤随着时间,慢慢地愈合。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会深陷莫名其妙的梦境。
梦里总是交织着红与黑,让人不安。漫天血色拢成牢笼,封锁了一切出路。污浊的血液如失去了引力的束缚,晃晃悠悠的血泊凝成诡异的一团。透过半透明的血泡,隐隐约约一团蜷缩的阴影,无助地浮浮沉沉。
那是什么呢?
伽罗不清楚,但心口总有种沉重的感觉...

旅行青蛙的梗,幼伽蛙【玩家小心】

旅行青蛙

“先给小家伙取个名字吧!”

-

黑发少年没有一丝犹豫,指尖飞快,利索打出“伽罗”二字。直到点下确认,才愣了神。呃……自己怎么下意识地,就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算了,不管了。

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

屏幕上凭空跃出一个蹦跳的身影,稚气的男孩笑的灿烂,像一米阳光,直照心窝。浅蓝色的长发束成高挑的马尾,随着男孩摇头晃脑的动作一甩,一甩,煞是可爱。湖色的毛衣外套着一件绿色的小外套,右摆浅浅地绣着男孩的名字 “Kalo” 。小背包斜挂在手臂上...

地震

活着的两个人
“小心!小心!”眼前因无穷无尽的黑暗而显得虚无,哪怕是莹莹蓝发,也割不断将人裹挟的绝望。顾不得左肩火烧火燎的刺痛,伽罗扯着沙哑的嗓子,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声音,急切地呼唤着他的搭档,或者说,也同时是他的恋人。
太糟糕了,现在的处境。
星星球还从未有过如此猝然的强震,似乎所有美好在不到一秒内被扭曲撕裂。电光火石间,紧紧相扣的手不知被什么分开,他与小心被生生扯着离开彼此。
接着就是短暂的昏迷。意识消失的前一秒,伽罗分明看到小心缓缓倒下的身影。
不!他不会有事的!
又喊了几声,仍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啊!
伽罗强压下内心的焦躁。关心...

古风小段,借梗语文书

小小地吐槽【化学考试的出题老师语文一定没学好,全是歧义句子……】
心态炸崩溃,旧文作安慰。
旧文预警!短小预警!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
战火纷飞,炮声连天。百姓悲啼凄凄,遍地是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折戟残戈,在夕阳下折射着带着血色的光晕。眼前心爱的人笑的凄凉,血染红了他素色的衣襟……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止水满身冷汗。望向窗外,夜已是浓的化不开的一片墨乌。自己竟在这废弃已久的小楼昏睡了如此之久,哪怕地面坑洼不平,硌的人骨头都似散架,哪怕已是深秋,身上却仅有薄...

抱歉

致歉

最近很多前辈都在质疑一些新文的质量,指出文章过于矫揉造作,不贴合原著,过分夸张,不符合角色的本色。
这些批评让我不禁有些心虚,我不清楚自己的文字是否被人所厌恶,是否太过的私人化。就我自己而言,我了解KB较晚。对于人物的性格把握,远远不如一些前辈那样到位。能够既贴切本色,又有自己特有的理解。并且由于学业的繁重,我更多的了解不是来自动画,而是来自各种鱼龙混杂的文章。也许因为这种种原因,我的文字就失了真,给前辈带来糟糕的阅读体验和坏情绪。在此,我希望各位前辈能原谅我先前的冒失,对于人物的一些过于偏心的设定。也请求前辈在日后能直接提出意见,让我能够及时调整。我为之前的不妥文字...

日常吧……?

日常发糖,随便看看就好
【即将被赐“宅”姓的言木】

扒拉着手机,鼬慵懒地蜷缩在被窝里。这天气,降雪量十几厘米,谁想出去受冻咧?还不如缩在家里,给自己放个假。谁能想到,平日里的工作狂,也会有这么懒散的时候。
喀哧!门被打开的声音。鼬立马将手机揣进被窝,捧着刚刚放在手边的书。
“休息一下吧小鼬,看书久了注意眼睛哦!”来者灿烂的笑着,正是堂哥止水。他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氤氲着白雾。
“止水哥……”
“嗯?怎么了?哦抱歉把冷气带进来了,我这就出去。”
“不……” 鼬眯了眯眼,神色有点古怪。“是你这衣服,从哪里拿来的?”
“衣服?”止水愣了一下,低头一看。粉嫩颜色的围裙,终于有了一点...

重发《催眠》

《催眠》
曲梗
-
写在前面的话:
凯撒私设:并不是个彻底的坏人,可以说是亦正亦邪。当初毁灭阿德里是因为政权腐败,并且自己的亲人被暗算,而长老们总找借口推脱。性格有点像迪恩,但多一分邪魅,又有点像斑,但少一份张狂。
这篇文以凯撒为中心,讲述了他成年后的人生轨迹。
-
---------这是分割线---------
-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
锃亮的徽章被别到胸前,象征着军长身份的花纹勾画利落,在接触到他能量的一瞬间亮起,泛着他专属的幽幽紫光。面前的长老亲切和蔼,赞许的目光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直抵内心深处。一切似是梦一般美好,整个人如新抽的柳芽精神饱满,蓄势待发。无师自...

重发《阴阳先生》

诶……我之前打错tag了好像……

《阴阳先生》
再一次理理头上崭新的高顶帽子,花心自我感觉良好的朝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一个媚眼。今天是自己出师的第一天,师父要自己到这个小镇上,捉住一只挣脱枷锁的小鬼。很简单,只是最普通的冤魂。不过,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任务,一定要好好完成!给镜子里的自己送了一个飞吻,花心自信满满地踏入小镇。
哗啦!毫无征兆的,手中一直平稳的司南突然猛地乱颤起来,衣袍无风自起,猎猎作响。腰间的玉佩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绿莹莹的光急促的闪烁。
怎么……回事……
花心不安的拢了拢衣袖,双手一翻,深蓝色的身影渐渐清晰。“粗心!快看看怎么回事!”
一身...

今早大家有点跳

一大早又是谁在作死

前言:
【一个并不日常的日常记录】
【严重不着调的军长和二卡子】
【私设:凯撒29,伽罗24,阿卡斯24,开心19,甜心18,花心16,粗心15,小心13】
【执行任务时伽罗18岁】

-Ready?-
-Go!-

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务?
面对眼前的绿色假发,小心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这……究竟是哪个混蛋的计划?
“诶呀,你就当为星星球做贡献吧!”这样一来,你的粉丝肯定暴跌,那样就没人比得过我啦!花心嬉笑着拍着小心的肩膀,丝毫不在意那几乎要化为实质的阴阴眼刀。我才不会告诉你,这主意是我出的呢!
“嗯?你出的?”
糟糕!太得意...

这是一场醒不了的梦【短,略渣】

曲梗(人柱爱丽丝)
备注:黑化止水……(剧情需要!!!)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兜兜转转了多久,也不知身在何处。止水已经无力再去寻找出口,反正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不知何时存在的梦,无人在意他的存亡。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溺死在着永无边际的孤独中。
清澈的眼眸渐渐黯淡,渐渐覆上血色,噩梦的羽翼随着流逝的孤寂慢慢丰满。“那,就让他们迷失在梦中,永远不要出去吧!那样,就不会孤独了。”嘴角的笑容,在不知何时变的狰狞可怖。“请迷失在这不可思议的国度,来陪我吧!
“大垃圾,一堆大垃圾!”骄傲的声音。第一个爱丽丝急匆匆的赴死来了。带着疤痕的右脸,丝毫不减他的英勇。面对止水留下的梦魇,他无所畏惧...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