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
戏如人生 何必当真
你永远都不会清楚我的活动范围
又,我在等一个叫阿瑞斯的笨蛋

古风小段,借梗语文书

小小地吐槽【化学考试的出题老师语文一定没学好,全是歧义句子……】
心态炸崩溃,旧文作安慰。
旧文预警!短小预警!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
战火纷飞,炮声连天。百姓悲啼凄凄,遍地是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折戟残戈,在夕阳下折射着带着血色的光晕。眼前心爱的人笑的凄凉,血染红了他素色的衣襟……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止水满身冷汗。望向窗外,夜已是浓的化不开的一片墨乌。自己竟在这废弃已久的小楼昏睡了如此之久,哪怕地面坑洼不平,硌的人骨头都似散架,哪怕已是深秋,身上却仅有薄薄的一层破絮袄。手摸到一旁,恋人亲手给予的玉佩。原本光滑细腻的表面已有了一丝裂纹。还有他的佩剑,沾满了干涸的血迹,肮脏不堪,让人作呕的腥味儿。这一切,都似是深深的挖苦,一遍遍地提醒着。他,止水,曾经风光一时的大将军,在今晨已因叛徒的告密,成了战败的逃兵!
手摩挲着玉佩,低落的心情无法言说。似是愧疚,似是自责,似是不甘,似是绝望,沉重地压迫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痴痴的望着自己生长的地方,明月看起来那么亲切,这个夜晚却是如此寒冷。眼前又浮现恋人温柔的眉眼,一双凤眸,似有点点波光潋滟其中,让人沉溺。他此时应在等他凯旋而归吧?定已经酿好了桂花醉,不肯睡觉,而是在灯下,默默地读着书呢。只可惜……
疯了一般的仰天长笑,惊起了沉眠的乌鸦。也不管身后由远及近的纷纷脚步,只是将佩与剑抱在怀中。眼角晶莹剔透,不知是泪,还是何物。
渐渐,止水失去了意识。完全堕落在黑暗的深渊里前,耳边是叛徒团藏那熟悉恶心的沙哑声音:“哟……这不是大将军吗……不知贤者他……会不会喜欢这份礼物呢……”
------TBC------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
青草的淡淡清香,混杂在桂花醉馥郁的甜馨中。鼬微倚着亭柱,慵懒的眯着眼,轻晃着手中的酒盏。他的恋人,在几天前出征,尚未归来。
几抹碎花碎花随风而下,夹进了他的三千乌丝,留下依恋的吻。也不伸手拂去,任其留在发间。不知那生就一副桃花眼的温柔家伙,此时,到了何处?
不禁忆起与他的初识,也是在一般的地点,一般的天气。蜜色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洒在俩人身上。他一身戎装,笑容满面,似那天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草香。“圣贤……”记得那天,他的语气是那么谦逊,儒雅的不似个武将。
“叫我鼬就好,止水将军。”记得自己如是答道。
收回淡淡的思绪,微抚琴弦,铮铮琴声勾勒着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突然,鼬猛地捂住心口……
怎……么了?!
------TBC------





【唔有人的话……
说不定会补个结尾( ̄▽ ̄) /】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