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
戏如人生 何必当真
你永远都不会清楚我的活动范围
又,我在等一个叫阿瑞斯的笨蛋

今早大家有点跳

一大早又是谁在作死



前言:
【一个并不日常的日常记录】
【严重不着调的军长和二卡子】
【私设:凯撒29,伽罗24,阿卡斯24,开心19,甜心18,花心16,粗心15,小心13】
【执行任务时伽罗18岁】

-Ready?-
-Go!-

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务?
面对眼前的绿色假发,小心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这……究竟是哪个混蛋的计划?
“诶呀,你就当为星星球做贡献吧!”这样一来,你的粉丝肯定暴跌,那样就没人比得过我啦!花心嬉笑着拍着小心的肩膀,丝毫不在意那几乎要化为实质的阴阴眼刀。我才不会告诉你,这主意是我出的呢!
“嗯?你出的?”
糟糕!太得意,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哇哇哇杀人啦!小心你别激动,冷静点!他们也参与讨论的啊!别!别放邪恶出来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的好幺弟,别打脸啊!”
“哈—欠—”昨晚熬夜升级国防部系统的宅博士一推开房间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鸡飞狗跳鸡犬不宁鸡飞蛋打的混乱场景。冷静如他,淡定地关上门,立马扑通一声跳回了被窝里,神经质地扯着自己的帽子,抱紧桃子姐姐的抱枕,嘴里念念有词道:“别拦我我还要睡觉,我一定还是在做梦。我一定还是在做梦。我一定还是在做梦……”
“呜哇你们别打啦!”身为大哥的开心表示,面对鲜少如此发怒的幺弟他真的很方。
怎么办!甜心和音乐姐出去了,粗心还没睡醒,宅博士熬了一夜已经神经错乱了,谁来降了这俩货啊?
开心崩溃地扯了扯自己乱蓬蓬的卷发,大脑整个一片空白。忽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在眼前划过。
对了!伽罗!
小心平时最听伽罗的话了,他现在一定在二楼小心的房间里!【话说回来这家伙不是有自己房间嘛】找他去拉架,小心一定会停手的!【嗯我真聪明】
顾不得多想,开心一溜烟地冲上了二楼,猛地推开小心房间的门:“伽罗快去……啊啊啊你们三人是谁啊!”
怎么会有三个陌生人在小心的房间里啊?两个长头发的大姐姐,一个正盘腿坐在小心的床上,【快滚开那是我弟弟的床】一个正慵懒的窝在沙发椅里,漫不经心地绞着自己幽紫的长发。还有一个扎小辫的男的背对着他。呜哇你们私闯民宅!等等这脸上的纹路好像有点面熟……是,是小心相册里,署名阿德里三花的?
“呃,开心?”那男子转过身来,一脸尴尬。果然是阿卡斯!那那两个大姐姐……
“怎么,叫我有什么事吗?”坐床上的那个似乎也有些意外,随手拽过床头的发绳将披散着的头发扎了起来,束成高挑的马尾。立马变成了开心熟悉的模样。还真的是伽罗!那么,窝在沙发椅里的那个……
“啧,小鬼。”不慌不忙地披上披风,带上墨镜。“想起我是谁了吧?”
“凯撒!居然是你这个坏蛋,开心铁—”
“停!”
阿卡斯生生扛下了开心的拳头,疼地龇牙咧嘴。
“开心,凯撒已经弃暗从明了。”伽罗颇为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这孩子,都十九了,还跟以前一样,那么冲动。“他们两人最近要暂时住在这里,长老们让我们三人讨论一下碎片星的开发计划。我告诉小心了,他没跟你们讲吗?”
“啊对了!”开心终于想起来自己来这儿找伽罗的目的。“伽罗不好了,花心和小心打起来了!你快去帮忙拉拉架啊!”
“什么?”伽罗一惊,风风火火地冲下楼去。
“啧,我看他才是冲动的那个吧?”凯撒半眯着眼,踢了踢刚刚被开心的拳力振倒在地的阿卡斯。“喂,没死吧?”
“托你的福,死不了。”阿卡斯愤愤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亏我还替你挡了那一拳,你就这样感谢我的?”
“我又没叫你帮我挡。”抿了一口不知从哪弄来的咖啡,凯撒幽幽开口说道。
“我******凯撒,等等,你***哪里搞来的咖啡?”
“我带过来的。”
“行啊你,我为你都被打成这样了,你都不分我一口。”
噗嗤!凯撒忍不住了,这家伙,还是直率的可爱啊。嘴角噙着一抹撩人的浅笑,“分你一口,用我的杯子?可以理解成你在索吻吗?喏,这杯是给你的。”递过一只杯子,顺手挑起阿卡斯的下巴,调戏般地摸了摸他的脸颊。“哈,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害羞了?”
“******,小爷才不是害羞!我这是,是,是热的!”
凯撒笑了笑,轻巧地岔开了话题:“要不,下楼去看看?”正好,阿卡斯巴不得赶快逃离着暧昧的气氛呢!凯撒这么一句话,正中他下怀。“那……咱俩就去看看伽罗那**吧。”
下了楼,局面已经缓和不少。花心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被打肿的脸,恐惧地望着一旁还没回到本体的邪恶,低低地抱怨着开心没有及时“救驾”。伽罗把小心圈在怀里,半严厉半无奈地小声说教着,极力安抚小心罕见的炸毛情绪。似乎,危机就这样,解除了……才怪!专业作死人士阿卡斯表示,如果能人生能重来,他一定,一定记得把嘴用胶带扒紧,而不是在这种时刻如此作死地问一句,“诶,你们俩怎么打起来的啊?”
小心一言不发,黑着脸指了指被扔在沙发底下的假发。
“这是……”
凯撒拎起一团已经乱糟糟的绿色头发,皱了皱眉。“小心要玩cosplay吗?”
“不是的啦,是任务喔!”
唰!像是想到了过去什么不好的事,凯撒和伽罗瞬间黑了脸,室内的温度骤降。花心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小心啊,”伽罗放下他,笑咪咪的说到:“这主意是谁想到的呢?”虽说是笑着的,但似乎有了点黑化的趋势。而小心虽然惊诧于伽罗的突然变脸,和不知怎么开始冒黑气的凯撒,还是轻轻地念出花心的名字。
“哦?”上挑的尾音带了点危险的感觉。伽罗轻轻握着小心的拳头,比划道:“你看,你刚刚那样出拳太伤骨骼了。这样,从侧边打,威力不减,又不会伤着自己。”
说完,利落的给一旁的花心不轻不重地补了一拳。
“嗷!”虽说没有用多少力,但还是让花心又哀嚎了起来。“伽罗,你,你!你竟然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为虎作伥狼狈为奸过河拆桥!我真,真是看错你了!”慌不择路地喷出新学的成语,对这些意思一知半解的花心不知道他这么做无疑是作了一个神也鞭长莫及的死。因为伽罗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而一旁的凯撒,似乎也有教坏小孩子的趋势。附在邪恶的耳边,冷笑着说着些什么。
而一边的邪•从来不是什么好人•恶,也罕见的露出了赞同的坏笑。
这诡异的气氛成功地吓到了开心小天使。他怯怯地望向阿卡斯:“伽罗和凯撒这是怎么了?”
阿卡斯略一思索,突然大笑起来,亲切的揽过开心的肩膀。专业作死人士阿卡斯表示,如果能人生能重来,他一定,一定记得把嘴用胶带扒紧,而不是在这种时刻如此更作死地说:“哈哈哈我知道是怎么搞的了。来来来,小爷给你讲讲当年凯撒和伽罗被骗去穿女装做任务的事………”

---------分割线---------

“噗哈哈哈哈……这俩**也有今天哈哈哈……”抱着手机的阿卡斯笑倒在公寓的沙发上,完全没注意到渐渐逼近的黑气。
下一秒,他便被连人带椅掀翻,莹蓝色的刀刃利落的只逼面门,在砍到的前一秒化为拳头,毫不留情地砸了下去。“嗷!伽罗你……” **,现在的局势太不妙了。被伽罗踩着胸口爬不起来,手又够不着还击。【该死的大长腿】“说吧,是不是你提议的。”凯撒温柔地微笑着,如果忽略他手中银光闪闪的柳叶刀的话。“我不介意事成之后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别,别!我怂了还不行吗?!”开玩笑!能不怂吗?凯撒的柳叶刀都在腰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能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亲爱的,副,将,大,人。”一直没开口的伽罗突然出声,示意凯撒将刀又往下滑了几分。冰凉的触感激得阿卡斯险些跳起来,又被生生压住,动弹不得。
“我,我招!是全军投票的结果!将领70%决定性,士兵30%决定性。”
“啧……欠抽。”凯撒阴沉着脸,总算从阿卡斯的腰间抽走了刀。伽罗也在狠踹几脚后抽回了腿。
“诶呀反正任务都发放下来了你俩就认了吧哈哈哈嗷!”
“凯撒,我们好像好久没有比试了。”
“行,就用那红毛当沙袋吧!”

-
《行动书》
时间:
三天后的晚上5:00
地点:
星际戈林酒店929厅
参与人员:
凯撒、伽罗、阿卡斯、伊莎
任务:
干掉灰心军间谍奥古斯都,阻止其将情报送出
伪造身份:
凯撒:黛西 • 布莱克伍德小姐(艾里克先生的女朋友)
阿卡斯:艾里克 • 威廉先生(赫尔卡星贵宾)
伽罗:简 • 威廉小姐(艾里克先生的妹妹)
伊莎:随从(化妆师)
备注:
切忌惊动任何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

行动前三个小时……
“呼,好了!”伊莎替伽罗掸了掸掉落胸前的粉,“现在你看起来跟女的没什么两样。”
“伊莎,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对一个男人这么说。”伽罗已经死心了,用没什么起伏的语调说。其实伽罗把头发放下来,就已经让人有些恍惚。再加上伊莎的妆让他脸部轮廓柔和了不少,英气蓝眸也描出了优雅的感觉。不得不说,浅粉色的口红真的很配他蓝莹莹的长发,再加上被烫的微卷的弧度,说他是男的,若是不认识的人,还真不大敢相信。
“别板着脸啦!去挑衣服去,凯撒也在里面,挑完出来。”阿卡斯偷偷收起手机,将伽罗推进了更衣室。
刚关上门,阿卡斯就笑倒在沙发上。“噗哈哈没想到我们的上将和军长也有这么妖娆的时候啊,我们的兵真是好样的!”兴致勃勃地扒拉着手机。“小爷现在就把这个发给小弟们乐乐。”
“你等会儿再拍。”整理着化妆盒的伊莎突然说。
“嗯?”
“你放心,我给他们选的都不是什么正经的衣服。”
“噗——”
半小时后……
“阿卡斯,你似乎,很乐于看我俩的笑话?”
“噗哈哈我不是我没有哈哈哈哈……”阿卡斯已经不能好好说话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随即被凯撒飞来的柳叶刀惊得乖乖闭了嘴,但肩膀还是无法控制,耸动的起伏程度明显地泄漏了他忍笑忍的有多辛苦。
伽罗的马尾被放了下来,披散在肩头。眉心束了“V”字型的深蓝色装饰缎带,衬的本已经打过粉的皮肤更显白皙。无袖的连衣裙露出来的地方,都被伊莎做了处理,褪去了肌肉的线条,而显得纤弱。长长的袖套,雕镂着精致的花瓣状花纹,平添几丝端庄。腰部被白色的绸缎扎紧,巧妙的配色让它看起来纤细。深蓝的后裙摆长的拖在地上,前摆却堪堪到膝盖以上。长靴一直拉到膝盖,幸亏没有什么跟,要不然本就高挑的伽罗穿上,在宾客中估计是鹤立鸡群,万分出众。
“阿德里星都不知道我们为它做了多少……”伽罗闷闷地扯了扯前裙摆。“女人的衣服真奇怪,大波浪似的皱褶。后摆拖拖拉拉的那么长,前摆还那么短。怪难受的…… ” 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暗自抱怨着肩膀完全裸露的不适。
“我觉得,你那身至少还能接受。”凯撒瘫在沙发椅里,任伊莎将自己的头发染成魅惑的酒红色,挽成发髻。“伊莎,要是这颜色洗不掉你就死定了。”
“啊啦肯定能洗掉的啦!”别上银制的花型发饰,伊莎偷偷示意阿卡斯来拍照。“没想到军长化起妆来那么漂亮。”
凯撒的眼睛本就狭长漂亮,描个眼线,再抹上紫色的眼影后有种说不出的妖冶。不同与伽罗浅粉的唇色,伊莎很大胆的用了红酒般的暗红色,却是意外的合适他的气质。硕大的耳坠不会显得很赘余,倒是增了几番姿色。有着一圈毛领的低胸晚礼服露出丰满的胸脯,伊莎花了不少功夫才用珍珠项链让凯撒的喉结不那么明显。旗袍一般的设计,侧边的缝一直开到腿跟,很是撩人。更别提黑丝袜和高的吓人的高跟鞋了。最头疼的,是凯撒身为军长,身体轮廓自然比一般的奶油小生要硬朗,为了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强壮,伊莎颇费了一番心思。现在看来,效果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嘿伙计们,我看上去怎么样?”阿卡斯很罕见的没有在脑后扎一个小揪儿,而是规规矩矩地散了下来。装饰着羽毛的礼帽压住了呆毛,整个人气质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花式衬衫外套了一件无袖短皮衣,用金线细细织出精致的花纹。白色的褶巾系在领口,缀了一颗与他发色无异的血色宝石。黑色的西裤没有多余的装饰,一段细金链子从裤袋中垂出,隐约可见怀表的轮廓。只可惜,他那作死的中二性格还是改不了。
“哈,凯撒你这胸弄的太像了,跟真的一样。”阿卡斯的鞋子里显然放了不少增高垫,比凯撒还略高一些。他把凯撒圈在怀里,从领口戳了戳丰满的胸脯。
凯撒一言不发,晃了晃纤纤玉腕上叮当作响的手环,柳叶刀魔术般的出现在手里。
“别,别那么凶嘛。”阿卡斯笑容有些僵硬,讪讪收回了手。
伊莎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素裙,裹着褐色的羊绒披肩。最后确认了一下装备,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吧,小伙子们!”

---------分割线---------

“这里是伊莎,位于休息室,一切正常。”
“这里是阿卡斯,凯撒在我旁边,位于舞池外围,奥古斯都在舞池里和女主人聊天。”
“这里是伽罗,位于二楼,正在前往奥古斯都的客房,即将进入信号屏蔽区。”
(休息室)
伊莎对着镜子,漫不经心地抹着口红,故意轻声细语地说道:“难得主人要和小姐过二人世界,打发我自己去逛,我可得好好放松放松。”
“哎呀这里可真热。”似是无意之举,将披肩搭在桌子上一个小饰物上,盖住了上面微微闪光的“宝石”。
(舞池外围)
凯撒慵懒的靠在阿卡斯的胸膛,有意无意露出雪白的大腿,漫不经心地啜饮着高脚杯中的红酒。那撩人心弦的模样,看到不少男人都口干舌燥,但又畏惧那强大的气场不敢上前搭讪。早就听说 “ 布莱克伍德小姐 ” 天生丽质,没想到还自带女王气场,让人怯弱又着魔。
不同于凯撒的镇定自若,阿卡斯此时浑身不自在。看着那些男人色迷迷的眼神,阿卡斯真想当众撕了凯撒的衣裙,让他们看看,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汉子!更可耻的是,他明明知道靠在他胸口的人不是什么温香软玉,凯撒呼吸时的热气还是透过衣物悉数喷洒在胸膛,刺激的他整个人都不敢动弹,僵硬地端坐着。在外人看来,“ 威廉先生 ” 只是为了让他的女友靠的更舒服而挺直了腰板。只要凯撒才知道,阿卡斯紧张到每一块肌肉都死死绷紧,不敢有丝毫松懈。啧……凯撒暗自嗤笑着。我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碰都不能碰。
凯撒不知道,在那天晚上的迷乱后,阿卡斯彻底地把他看成了危险物品。
(二楼)
伽罗慢悠悠地在走廊里晃着,他现在感觉实在不怎么样。刚和大家分开的时候,伽罗就迎面撞上了奥古斯都。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寒光,让伽罗虽然面不改色,但还是不禁打了个寒噤。
难道……被发现了?
谁知,奥古斯都只是颇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眼,很是绅士地鞠了一躬,说:“这位美丽的小姐,能否赏脸与我喝杯酒呢?”
“乐意至极,先生。”伽罗微微屈膝,行了一个回礼。
只喝完一杯香槟,奥古斯都就托辞离开了,这古怪的行为,让伽罗更加不安。
而此刻,伽罗的不安得到的应验。浑身燥热不安,细细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晕湿了整个后背。糟了,这酒被人下过药了!
“哟,这不是简 • 威廉小姐吗?”戏谑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奥古斯都眼含笑意地望着伽罗。“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像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要不,到我客房去略作休息?”轻轻挽住伽罗的臂弯,看上去没有什么动作,却暗自用力,将伽罗半推半搡地带到了客房。
我* !这不在计划之内啊!
伽罗瘫倒在柔软的床上。奥古斯都刚刚出去,说是拿点药。但到底拿回来的是药,还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就不大好说了。更要命的是,客房里装有信号屏蔽仪,现在完全联系不上其他人,只能靠自己。那三人现在估计还以为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呢,毕竟本来就应该是自己潜入客房进行暗杀。可惜,以自己现在的状态,估计正面杠不过奥古斯都这样的壮汉。天哪,真是 “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
吃力的在脑海里搜索解决之道,伽罗急情之下,做好了扰乱宴会的最坏打算。等奥古斯都一进来,他立马呼喊制造骚乱,趁机与凯撒他们碰头。暗杀的烂摊子,就扔给他们吧。【开玩笑!老子都要贞洁不保了!】
卡拉!门开的声音。
伽罗神经一下子绷紧,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
“请,请问……去餐厅的话,该怎么走?”
略带稚气的童音让伽罗吃了一惊,他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起来,看见一个小孩探进头来,怯生生地问道。深蓝色的礼服,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披肩。秀气的面容,让他看起来如一个精致的玩偶,人畜无害的样子,叫人提不起防备之心。
好机会!让他去给凯撒阿卡斯送信号,奥古斯都他一定不会起疑心的。
小孩似乎有点被眼前脸红红的漂亮 “大姐姐” 吓到,很不自在的盯着脚尖。伽罗正要和他说些什么,奥古斯都突然迈进门来。“哟,这是哪家的小家伙?”
该死!伽罗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轻轻将小孩搂进怀里,柔声说:“是我哥哥的一个朋友家的孩子,哥哥让他来找我。”手悄悄捂住了小孩的嘴,不让他发出疑惑的声音来。“奥古斯都先生,请允许我先下去和哥哥说一声。他生气倒不要紧,但若嫂子生气的话,我们俩都说不清。”说完,伽罗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奥古斯都犹豫了一下,毕竟他刚刚也见识过“布莱克伍德”小姐的强势。“那好吧,我就在这儿等你,小美人。”
“能得到您的称赞,是我的荣幸。”伽罗抱起孩子,微微弯了弯腰,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信号屏蔽区,给伊莎发了任务转让的消息,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想着:幸好这孩子轻,要不,我是没办法将他抱起的。
下了楼,伽罗轻轻放下怀里的孩子。那小孩一是因为伽罗不正常的体温,二是鲜少被“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触碰“丰满的乳房”,他本来白皙的皮肤,此刻双颊染上了一抹嫣红,实在讨喜。似乎有点受惊,愣愣地望着伽罗。
……似乎吓到人家了。
伽罗咬了咬下唇,轻轻蹲下身子,抚摸着小孩的黑发。“别怕,我这就找人带你去餐厅。” 想了想,伽罗故作神神秘秘的样子,附在孩子耳边,轻声说:“其实,我们刚刚在演戏,暂时让你演了一下戏里的孩子,你可得替我们保密啊!”说完,伽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都是什么异想天开的理由啊?一定是被药弄糊涂了!
谁知,孩子竟然真信了,轻轻地点点头。
“那,我们拉勾。”一不做,二不休。伽罗干脆豁了出去,伸出了小拇指。
小孩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将小指勾在了一起。
“好啦,带你去餐厅。”伽罗微笑着起身,却一个踉跄。随即,有人暗暗用力扶住了他。
“啧,简,你怎么在这?”凯撒不紧不慢地踱步而来。刚刚扶住伽罗的,正是阿卡斯。
“伊莎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们了。”阿卡斯低声说道。“奥古斯都已经挂了,准备撤退。”
“等等。”
牵起小孩的手,伽罗绽开了温柔的笑容。“走吧。”趁孩子不注意,对凯撒和阿卡斯比了一个“等我一会儿”的手势。
“嘿,伽罗什么时候这么像人妻了?”阿卡斯不安生的手搂住了凯撒的腰,开玩笑道。
而凯撒似乎没有在听。他轻轻握住乱摸的手,危险地眯了眯眼。“阿卡斯。”
“嗯?”
“我估计,至少你未来的一星期都下不了床了。”
-
---------END---------
-
-
后记:
“噗嗤!伽罗也有这么窘的事啊!”开心听完后都笑疯了,在客厅里滚来滚去,差点撞到刚进门的甜心,让她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开心!我不在家你就上天了是不是?”
毕竟已经十九岁了,开心见气氛不大对劲,连忙乖乖低头认错,但仍是捂着嘴角偷笑着。
一旁的凯撒弯了弯嘴角,意味不明地用牙咬着扯下了黑色的皮手套,随手丢在一边。悄无声息地走到还在狂笑的阿卡斯旁边,轻轻一捞,就将阿卡斯抱了起来。不顾他的奋力挣扎,凯撒回头,对伽罗嫣然一笑,“伽罗,借你的房间用一天,不用留我俩的饭了。”
“没事,我和小心住一间。”不甚在意地挥挥手,伽罗似乎已经习惯了凯撒的奇怪笑容。而难得找到知音的邪恶归位之前,还特地附在凯撒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一直没知声的小心低着头,似乎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
在那从未对别人提起过的记忆深处,好像真有这么一个奇怪的漂亮姐姐,温柔地牵着他的手。她的怀抱,像阳光一样炽热而温暖。
啊,命运真是有趣呢……





【唔累坏了,我一个画画的怎么那么热衷于写一些渣文,别嫌弃啊】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