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
戏如人生 何必当真
你永远都不会清楚我的活动范围
又,我在等一个叫阿瑞斯的笨蛋

这是一场醒不了的梦【短,略渣】

曲梗(人柱爱丽丝)
备注:黑化止水……(剧情需要!!!)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兜兜转转了多久,也不知身在何处。止水已经无力再去寻找出口,反正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不知何时存在的梦,无人在意他的存亡。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溺死在着永无边际的孤独中。
清澈的眼眸渐渐黯淡,渐渐覆上血色,噩梦的羽翼随着流逝的孤寂慢慢丰满。“那,就让他们迷失在梦中,永远不要出去吧!那样,就不会孤独了。”嘴角的笑容,在不知何时变的狰狞可怖。“请迷失在这不可思议的国度,来陪我吧!
“大垃圾,一堆大垃圾!”骄傲的声音。第一个爱丽丝急匆匆的赴死来了。带着疤痕的右脸,丝毫不减他的英勇。面对止水留下的梦魇,他无所畏惧。他斩杀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鲜血染红了他的双手,铺就了一条鲜红的路。“哈哈哈哈哈哈……”放纵的笑声回荡在止水的世界。啧……有点吵啊……止水轻皱眉头,思索片刻。
(那样的爱丽丝,在森林的深处。像罪人一样的被关了起来。除了森林里的小路之外,没有办法知道他的生死……)
带土。止水轻声念着他第一个爱丽丝的名字。只可惜,他连止水的影都没见到。
^_^
^_^
^_^
“带土,带土?”第二个爱丽丝踩着鲜红的小路来了。他的嗓音温和而美妙,一头银发却不让他显得那么的苍老。一个老实温顺的可爱家伙。止水如是评价说。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盎惑人心,各种各样的天籁流逝而出,整个世界都为之疯狂。即使是小声的啜泣,也是那么动听呢。不如,留在这吧!
(那样的爱丽丝,是蔷薇的花朵。被不正常的男子所射杀。他盛开了一朵鲜红的花朵,在众人深爱中枯萎而去……)
卡卡西。止水轻声念着他第二个爱丽丝的名字。只可惜,他只在临死前,听到止水温柔而恐怖的声音。
^_^
^_^
^_^
“为何,为何你们都离我而去?”第三个爱丽丝悲戚而孤寂地来了。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妖艳容姿,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魂不守舍。可几乎没有人能走到他心里。那些被他迷惑的人们,都成了他那可笑的国家的子民。他就是国家的王。可自始至终,他的心里只有他的情人和挚爱的弟弟的位置。
那现在呢?手上还残留着弟弟暖融融的温度,心却渐渐冰冷。踉踉跄跄地在那条鲜红的小路上摸索前行,机械的向前走去,迷失了方向。最后终于在那丛开得正艳的红蔷薇下,他绝望地倒下了。
(那样的爱丽丝,是国家的王。被扭曲的梦所纠缠烦扰。他恐惧着逐渐腐朽的身体,就这样君临与国家的顶点……)
斑。止水轻声念着他第三个爱丽丝的名字。只可惜,他只在临死前,看了一眼止水温厚的背影。
^_^
^_^
^_^
“哥哥快点!”“等,等等。”第四个爱丽丝怀着好奇心来了,他们是一对双胞胎。个性强势的弟弟像护着宝贝一样,霸道的将聪明的哥哥占为己有,拉着他钻过各种各样的门,来到这不可思议的国度刚不久。真……有趣……止水若有所思地望着兄弟俩,渐渐化成了实体。“能邀请你们开个下午茶会吗?”温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他们是最接近止水的,不过……
哗啦!精致的瓷茶杯从指尖跌落,馥郁芳香的茶阴湿了草地。“你……你……”骄傲的弟弟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重重的倒在了草地上。止水勾勾嘴角,将精致的银链套在慌乱的哥哥的脖颈,轻吻他的双手又将它们反剪到背后。艳丽的赤眸里,复杂的黑纹旋转而出,深深映出他惊恐的模样。“做我的宠吧!”
(两人的梦再也没有醒来,就这样持续彷徨与不可思议的国度中……)
佐助。止水轻声念着他第四个爱丽丝弟弟的名字。只可惜,他的霸道让他失去了一切。
那么,鼬。微笑着拉过银链,抚摸着他战栗的躯体。你再也不要从这个可笑的梦里醒来了,就此陪我至死吧。堕落的黑翼遮住了阳光,尖利的獠牙在脆弱的脖颈上轻蹭几下,便深深的扎了进去。
“啊……止,止水……”痛苦的呻吟从唇间流泻,渐渐沉溺在这没有边际的梦里……
^_^
^_^
^_^
止水逆光而站,忽然转身,将沾血的指尖竖在唇边。温柔的笑容,让人一时忽视了他怀里脸色苍白的人。
嘘……


【最近对火影好像没什么感觉了……】
评论(5)
热度(13)